体育 粗大 总攻 np_后背式进入师姐_极品儿媳苏晴杨彬25免费阅读


体育 粗大 总攻 np_后背式进入师姐_极品儿媳苏晴杨彬25免费阅读
体育 粗大 总攻 np_后背式进入师姐_极品儿媳苏晴杨彬25免费阅读

原标题:再发芽《异客》(十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关注微信公众号:不存在科幻(ID:non-exist-SF),回复关键词“创作谈”、“雨果奖”或“长篇小说”,会有惊喜出现!

周末愉快~今日投喂再发芽“异乡三部曲”的第二部《异客》第10话!!

前情提要:

计划之初,使者为了防止引起忌恨,对人类内部定下“不干涉”的原则。

但若给了亚当救命药,开了先例,计划之外的情况就会不断发生,结果也会越来越不可控。

亚当既是计划的忠实执行者,又是部落未来的继承人,使者最后不得不同意了大祭司的要求... ...

(戳文末链接阅读前面章节)

有什么话想对不存在科幻说?欢迎来留言~*也可以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:FAA-110,在“不存在科幻”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。

| 再发芽 | 八九年生人,喜观影、读书,以编故事为乐。常想象在末世的残酷环境中,人的改变与坚守。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、有趣的情节中,塑造鲜活的人物。代表作《记忆手术》、《大王的影子》。在“不存在”公众号及《漫客小说绘》发表过作品。

异客

十 收获

(全文约4000字,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)

大祭司主导了提升部落文明程度的全部工作,而农业发展,是他最引以为傲的那部分之一,也因此进一步奠定了他的地位。部落里的多半新增人口,有赖于他的努力才没有在一出生时就因为粮食不足、养不活而丢弃。由于他就是一个弃儿,他还特别设置了喂养因故失去父母的乳母,救活了不少孩子。不过,他对族长把部分那样的孩子训练成“死士”十分不满。

他从不愿错过任何一件伟大事务的开端--那种事一定会被载入史册,而每次都有出场的他,名字将会在史书中作为主角被一次又一次的提及,没有人可以盖过他的声望。

开启农业新纪元的日子距今已经过去十多年了。

那天,天上烈日炎炎,没有一片云彩。这样的热带气候适宜植物的生长,但对动物来说却苦不堪言。此刻,它们暂时休战,都躺在树荫处吐着舌头纳凉,养精蓄锐,留待夜幕降临再做厮杀。

而在林间小溪边的一大片空地上,一大群人则没有那样的悠闲。他们仅用树叶遮住下体,伏下身排成一列,用石块掘地,挖出一个个拳头大的作物块茎--他们把这果实叫做甜瓜。小心剥去其附着的泥土,再放进背上的竹篓。

他们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天还未亮就到这里来了,直到此时也未进食、休息过,忍着干渴,又饿又疲。身上的皮肤也被灼伤,又疼又痒。

太阳刚刚升起不久的那会儿,他们大汗淋漓,不时唉声叹气、喊累。但到了正午,身体就再无水分可以排出,人人面无表情,也不言语,只是靠肌肉麻木的惯性重复着挖掘。他们往前推进的速度很慢,但没人敢停下来。虽然看管着他们干活的人仅有一个,手里拿着的威慑物也只是一条藤蔓编织成的鞭子。谁没有挨过几次抽打呢?

那个监工在田间走来走去,斥责人们干活太慢,甜瓜上面的泥土太多。

“大祭司特地交待,明日将有大雨,甜瓜今天必须全部收完,表面还要像舔过一样干净!”

没有谁在他经过身边时不心惊胆战而加快一点手里的动作的。只有两个小孩对此满不在乎,他们不是来做事,是来玩的。长得壮实一些那个的小孩是亚当,瘦弱一些的是巴科。

“你看我种的这个,个头好大!”亚当挖出一个他脑袋大小的甜瓜。

当初种下这颗种子时,亚当遵照大祭司的指示,挖的坑足有小臂深,回填的土也是松过的。他还在上面撒了一圈小石子来做标记,派人每天来浇水,连平时吃了肉剩下的骨头也被埋在附近做了肥料。

“只有一个大的。如果把照料这个的功夫平摊,别的虽然不会也长这么大,但总体产量一定比这单独一个多很多。”巴科是被亚当带着来玩的,但亚当只挖出几个甜瓜,他的背篓里已有了一堆。

“我是为了看看大祭司说的办法管不管用。之前种地,只是找块还算平整的土地放上一把火,烧掉野草后随意把种子抛洒到那里就算完成了种植,能长出多少东西全凭运气,有时甚至会颗粒无收。现在,大祭司说要分辨土壤的肥沃贫瘠、制作木犁翻地、刨除杂草、均匀播种、施粪肥、育苗……果然产量提升了好多倍!我说了是来玩的,你这么认真干什么?”

“可这一点也不好玩,累死人了。”

听巴科这么一说,亚当也觉得有点累,该吃东西了。他奇怪那些早就来干活的人怎么不歇一会、肚子也不饿。

“你们腰里系着干粮,为什么不拿出来吃?”亚当问边上一个小女孩。

那女孩像被太阳烤干了一样,又黑又瘦,身上的背篓几乎可以把她自己装进去。

“现、现在吃 ,晚上就没、没东西吃了。”女孩口齿不清。

亚当一看,发现女孩正吞咽什么,两手在填埋甜瓜的果皮,但忙中出错,露出一片来。

“你偷吃!”

亚当刚要大叫,看到女孩哀求的眼神又放低了音量。巴科听到了,也走了过来。

“我是不小心挖破了……装起来也会腐烂,还不如吃掉。”女孩瑟瑟发抖,眼神躲闪,她还没学会如何说谎而面不改色。

“但是没经过允许就吃,总是不对。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呢?”亚当望向那监工,犹豫要不要去报告这件事。

“她自己种的,自己挖的,为什么自己吃算偷?而那些什么都不干的人反而享用的光明正大。”巴科拦住了亚当。

“这……”亚当一时语塞,他还从没想过这样的问题。

“我们玩了一会儿就这么累了,他们呢?”

“唉,这也没办法。只有以后我们像使者一样造出机器来,就不用人干这种辛苦的活了。”

“谁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?眼前的他们可是实实在在的在受苦--都是我的聚落的人。”气愤在巴科的脸上表露无遗。

亚当心里也知道那承诺兑现的日子遥遥无期。他看着这一群辛勤劳作的可怜人,对自己的自私感到有些羞愧。

“可规矩如此……有了!”亚当灵机一动,“是我挖破的不就没事了?”

他拿着石块,在田地里东一下、西一下,砍破了好多甜瓜。

“破了皮,保存不了啦。都拿去吃吧,别浪费了。”亚当哈哈大笑。

众人看亚当胡闹,怀疑族长的孩子是不是个傻子,听了他的话才明白过来这是为他们好。

一开始没人敢动,但既然已获得了许可--虽不是很正式,经不住那流下红色汁液、散发出香甜气味的甜瓜的诱惑,有人低下头,捧起一个吮吸起来。这并没有让饥饿感减轻,反倒撩拨的人腹中像是起了一团火,非得有东西吞到肚子里才能压下来。

“咔嚓。”

不知是谁咬下第一口,牙齿切割食物发出的声音如此清脆、动听,犹如一段美妙旋律的第一个音节响起。很快,被压抑的欲望像洪水决堤,所有人都抱着甜瓜啃食起来,也不管是不是被亚当劈砍坏的。

亚当本想只给些施舍,没料到一发不可收拾,没人干活,都只顾着吃了。误工不是小事,要是父亲怪罪下来,以后他就再难随便跑出来玩。

监工被这突如其来的事变惊呆了,他本来就为今天收获的进度缓慢而焦虑--头人的责罚可不好受。他不知该抽打哪一个来制止这一切。他看了一圈,找准一个最好下手的目标--那个女孩。

他舞着鞭子走过去,女孩看情况不对,马上往人群中躲。她从小就没了父母,谁也不会来替她挡鞭子。

亚当要去护着女孩,但却又被巴科所阻拦。

“怎么?不是该帮他们吗?你不是这个意思?”

“我们是小孩,怎么对抗的了大人?再等等。”

女孩退无可退,被监工一鞭子打在腿上,再也跑不动了。她蹲坐在地,用两臂护着身体,任凭鞭打雨点般落在身上。

“还不去救她?她会被打死的!”

“还不是时候,我们去了也没用。”巴科异常冷静。

人们起先看到女孩被打,回忆起自己被刑罚的恐惧,终于停下了咀嚼的嘴。监工本该在这时住手的,那样一切就能回到正轨。但他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损伤,只能拼命的挥舞鞭子方能将其找回。而且女孩毫无还手之力,他更是毫无顾虑的下狠手。他没注意到,人们的情绪已从害怕慢慢变得往愤怒的方向发展,只差一个带头反抗的了。

巴科这才挺身而出。他趁监工不备,一把揪住了鞭子。

监工双目圆瞪,想用眼神吓唬巴科。虽然巴科是他头人的儿子,但毕竟是个小孩,他才不会退让。他正要抽回鞭子,才发现人们都围了过来,全部怒视着他,眼睛似要喷出火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我是巴尔头人任命的,你们难道想违抗他的命令?”监工慌了。

人们不再靠近他,但也没有离去,有的还举起了手里的石头。

“都停手!大祭司马上就到。”

亚当正愁事情越闹越大,没法收场。他幼时经历过那场叛乱,虽然最后还是被他父亲平复,但他可不愿事情走到那一步。他想去找人解围,往来时的路上一看,远远望见了大祭司坐在四人抬着的竹轿上,带着好些人过来了。

大祭司在部落中的地位仅次于族长,人群总算散开,回去继续干活。监工不想让大祭司知道自己的无能,没打算向他汇报刚才的事。他若是被认为不能胜任这工作,也会被派去挖地,受别人的鞭打,这样的角色互换是他死也不愿发生的。他命人把刚才吃掉的甜瓜果皮迅速掩埋,唯恐来不及消灭那些痕迹,自己也跟着帮手。

“大祭司是来做什么的?”刚才的危机化解了,但巴科并不高兴。

“他说今天是所有人不会再饿肚子的开始。将来,粮食多到能拿来喂牲畜,人人都能吃饱,还有肉吃。”亚当是听了大祭司的豪言才带着巴科来长长见识的,“真希望那样的未来早点降临!”

大祭司从竹轿上下来,在田地视察了一圈,看人们是怎么劳动的。

“这效率太低了。”

之前他都是从技术角度来考虑如何让作物长得又快又好的,还没想过人员的因数也是推进计划的重要一环。稍作思考,他便想出一个点子,马上进行试验。

“都听我的指挥,重新分配一下各自的任务。”

大祭司把人分为三组。第一组人数最多,身体素质最好,只负责挖出甜瓜,不管其余,往前走即可。第二组人则把甜瓜大致撇去泥土,收捡起来,再集中交给小溪边第三组的那些老弱洗干净。这样一套流程走下来,最初有些混乱,但经过几个人员替换和一点调整后,和之前一比较,收获甜瓜的速度的确提高了不少。到夕阳西下的时候,这一大片田地的甜瓜已全部收获完了。

而这一天真正的重头戏,终于可以开始了。

大祭司拿出一个装的半满的麻布袋,从里面拿出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灰色种子。

“你看看。”大祭司将种子递给亚当。

亚当接过来端详一番,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“这是经过使者改良后的甜瓜种子,结的果实更大,长得更快,预计能将产量在现有的基础上,再提高三倍。”大祭司摸了摸亚当的头,“你来播下这颗种子,播下它,就是播下部落的明天。”

“真有这么厉害?”

亚当把那颗种子播下、填土、浇水、施了粪肥,虽然他明白再神奇的种子也无法现在就生出什么动静,但他还是仿佛已看见了那颗种子生根、发芽,冲破土壤,长的粗如树木,甜瓜挂满树梢,压弯了树枝……

“对了,甜瓜可以分一些给这里的人吃吗?他们很辛苦……”亚当从幻想中回过神,头一次给他的老师提了建议。

“干粮不是已经派发给他们了吗?那都是精确计算好了的量,现在还不宽裕,一点误差就可能让整个计划出错。你不想那无限美好的未来早一些到来吗?那就只能暂时忍耐些苦楚。而且,这些甜瓜除了吃之外,还有更大的用处。”

“不是吃,那能是什么用处呢?”

“我和你讲过,各种药素在使者种族的历史中占据了极其重要的地位,促进了文明的进化。也许我们可以制作出类似的药素,激发人类的智力、创造力。这批甜瓜就是用来做试验的。你还觉得给人吃了更好吗?”

“当然是做试验更值得!那种药素我们什么时候能喝到?”

(未完待续)

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(独家授权/一般授权),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,包括但不限于“不存在科幻”微信公众号、“不存在新闻”微博账号,以及“未来局科幻办”微博账号等

责编 | 康尽欢

戳下列链接,阅读再发芽的其他代表作品:

紫日(一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二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三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四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五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六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七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八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九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十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十一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十二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十三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十四) | 长篇科幻连载

紫日(十五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再发芽《异客》(一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再发芽《异客》(二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再发芽《异客》(三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再发芽《异客》(四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再发芽《异客》(五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再发芽《异客》(六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再发芽《异客》(七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再发芽《异客》(八) | 长篇科幻连载

再发芽《异客》(九) | 长篇科幻连载

题图 | 电影《阿凡达》 (2009) 截图

分享到